安徽新闻

刚刚易纲重大宣布:今年年底前推出五大金融业

发布时间:2019-03-26 14:25阅读次数:

  3月23日至25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年会在北京举行。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今天下午出席论坛并发表演讲,回顾了2018年中国金融领域工作,并介绍了中国金融业扩大开放的进展及计划。

  “金融业和金融市场有三大功能:一是有效配置资源;二是管理风险,通过价格发现和提供各种各样的工具来进行风险管理;三是为老百姓603883)和企业提供金融服务。”易纲强调,“金融本质上是竞争性服务业,专业化的金融服务能够降低交易成本和节约时间。”

  易纲表示,2018年金融领域各项工作扎实推进,不断加强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支持力度,有效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持续深化金融改革。

  二是精准支持经济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三剑齐发”,在银行领域,在支持民营企业发债领域,在研究创设民营企业股权融资支持工具方面,加大政策力度,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的金融环境得到了明显的改善。

  五是进一步推动金融改革和开放,推动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完善利率、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扩大金融的对外开放。

  在论坛上,易纲重点谈论扩大金融业开放。他表示,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势在必行,既是金融业自身发展的需要,也是深化金融供给侧改革、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要求。

  去年4月,习主席在博鳌宣布金融业要加大开放的力度,政策落实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央行随后在博鳌代表中国政府宣布了一个金融业开放的时间表,对11项具体措施给出了具体时间。

  据介绍,目前绝大部分措施已经落地,极少数尚未落地措施的法律修改程序已经到了最后阶段,相关的申请受理工作已经开始,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市场取得明显进展。

  瑞士银行对瑞银证券的持股比例已经提高到51%,实现了绝对控股;安联中国保险获得筹建,成为我国首家外资保险控股公司;美国标普公司获准进入我国信用评级市场;美国运通公司在我国境内发起设立合资公司,筹备清算机构的申请已经审查通过。

  易纲表示,在金融市场开放方面,中国按照国际标准,持续推动债券市场、股票市场、金融衍生产品市场对外开放,扩大跨境投融资渠道,完善相关制度安排。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程度、竞争力和影响力不断提升,得到国际市场的普遍肯定和认可。

  去年6月,我国A股正式被纳入MSCI指数;去年9月,富时罗素宣布将A股纳入其指数体系;2018年,境外投资者投资中国债券市场的增量大约是6000亿人民币,目前总量已经超过1.8万亿人民币;彭博公司确认将于今年4月将中国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债券指数。

  通过引入各类金融机构、业务、产品,可以增加我国金融的有效供给,有利于统筹利用好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优化资源配置,更好地满足差异化、个性化的金融服务需求;另一方面,金融业的开放会促进我国制度规则的建立和健全,完善金融制度的供给。

  易纲透露,今年央行的重点任务是研究如何能够使市场准确定价,提供足够的对冲工具,使各种各样的投资者能够有效地对冲风险,有效地管理风险。

  推动落实“非禁即入”,使中外资金融机构依法平等进入负面清单以外的业务。金融市场的开放要与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相互配合、协调推进,更好地发挥汇率在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中的自动稳定器作用。

  完善金融监管,使监管能力和开放程度相匹配。中外金融机构开展业务都必须持牌经营、接受监管;金融业开放要在持股比例、设立形式、股东资质、业务范围、牌照、数量等方面对中外资金融机构给予同等待遇和同样的监管标准。“金融业是牌照业务,涉及到老百姓的钱,就必须强调防范风险,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

  完善金融市场开放的制度规则,实现制度性、系统性的开放,加快相关制度与国际的接轨,不断完善会计、税收等配套制度,加强顶层设计统一规则,同类的金融业务规则尽可能合并同类项。

  改善营商环境,进一步推动简政放权,优化行政审批,提高审批过程的透明度和审批效率,加强政策制定的沟通和协调,提高政策制定的透明度,做到规则简约透明。

  未来要适应不断提升的金融业开放水平,进一步完善我国金融风险防控体系,加快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建设,做好金融业综合统计,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和支付结算机制,实时动态监管线上线下、国际国内的资金流向和流量。

  易纲同时指出,健全问题金融机构的处置机构和处置机制,探索以存款保险为平台,建立市场化、法治化金融机构退出机制。

  易纲在论坛上称,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也在有效推进,中国坚持市场化原则,不断完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中央银行已经基本上退出了对外汇市场的日常干预,人民币的弹性不断增强,市场主体越来越适应浮动的人民币汇率。

  在回应对外开放和货币政策独立性时,易纲表示,中国有《中国人民银行法》,央行依法制订和执行货币政策。

  人民银行法颁布25年以来,货币政策在中国的政策框架下二十多年来的执行是比较稳健的。过去25年物价比较稳定;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升值大约30%,对美元升值了20%多;从波动性上看人民币是比较强势的货币。

  从资本流入流出和国际收支上看,2007年国际收支顺差占GDP的10%,去年国际收支经常项目下顺差占GDP的比重降到0.3%,国际收支大体平衡。

  从中国的利率政策、存款准备金政策来看,现在的货币政策框架已经可以应对金融市场的进一步开放,使外国投资者在中国市场更方便、更有效的投资。

  全世界的机构投资者希望根据指数配置人民币资产,中国的金融市场要适应这个需求,把市场的方便、法律框架、监管、会计制度和税收制度弄得更透明,使市场更开放。机构的开放和服务的开放同理。

  这个问题永远是挑战,但目前的框架可以把风险控制好,使中国的货币政策更适应中国是全球经济的一部分,更适应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要求,中国在贸易等方面已经融入全球,中国的货币政策和金融开放同样要做到。

  易纲表示,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的框架,进一步发挥货币政策的逆周期作用,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的区间,不断完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加强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进一步完善对系统性、重要性金融机构的监管,丰富政策工具箱,加强对金融市场实时的监测,阻断跨市场、跨区域、跨境的风险传染。

编辑:admin
返回
上一篇:腾讯iPhoneAndroid手机版QQ v782正式版发布 优化系统
下一篇:FM95今日新闻·中央电视台综艺节目《幸福账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