滁州新闻

焦点访谈]教辅:利益催生乱象(20110902)

发布时间:2019-01-28 17:16阅读次数:

  中国网络电视台(焦点访谈):在昨天的节目中,《焦点访谈》记者调查了国家严禁统一征订和搭售的教辅材料是如何进入一些学校、被强制销售给学生的。在这个过程中,违反规定的不仅有学校,更有学校的上级——当地教育主管部门。那么,他们置国家有关部门的三令五申于不顾,坚持违规推销教辅材料的动机又是什么呢?经过记者的层层调查,隐藏在教辅乱象背后的利益链条浮出了水面。

  一套教辅材料通过统一征订卖到学生手里至少要经过4个环节。以安徽省滁州市为例,省教育科学研究院是编写者,然后由出版社出书,再通过新华书店发行进入学校,学校组织征订,最后教辅材料卖到学生手中。

  几经周折,记者得到了一份安徽省教科院与一家出版社签订的编写、出版、发行教辅材料的协议书。协议书规定,安徽省教科院将得到实际销售额的5%作为版税收入。据业内人士介绍,这样的比例分成是教辅市场的普遍规则,而版税收入的多少与教辅材料发行的数量直接相关,发行量越大,版税的数额也越多。

  以漳州的《创新优化学习》系列丛书为例,全书共有10多套,其中初中部分每套7到9本不等,平均定价为130元,漳州市目前有初中学生有20多万人,仅仅这一套教辅每学期的销售额就超过2600万,一学年的教辅销售就超过5000万元,按照5%版税计算,每年仅仅是初中教辅就能带来250多万元的收入,再加上小学和高中的教辅,收入就更多。漳州市教育局普教室只有34名职工,每年通过教辅创收达到人均达7、8万元以上,而且这笔进项年年旱涝保收。

  但是,这些教辅书却是通过下发推荐目录向学校统一征订的,而这是国家明令禁止的行为,所以这些版税收入是不能摆到明面上来的。那么,他们怎么从出版单位拿到这些钱呢?

  漳州市普教室负责人说:我们都是一年才去跟它结账,反正这些书都发完了,该多少,你去找一个给我们,我们开个税务单过去就是了,税务单开过去钱打过来。用宣传费、研讨费的名义就可以了。

  这些违规拿到的版税收入,由出版方变换成宣传费、研讨费的名义打到漳州市教育局普教室账上,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花了, “反正是作为单位的经费。”

  然而,对于编写教辅的收入,漳州市教育局普教室还并不满意,因为,他们觉得发行环节赚取的利润要比他们高得多。“现在指定必须新华书店,他赚死了,他最赚了”,普教室这位负责人说,“他也不要开拓市场,他就是书来了只是帮忙发而已”。

  按照一般行情,出版社除了付给编写者5%版税之外,还有印刷成本25%,最后出版社自己会留出20%左右的利润。所有这些费用差不多占书价的一半。也就是说,发行环节的利润可以达到书价的五成左右。而记者调查发现,虽然有多家发行商,但是能够进校统一征订教辅的却只有新华书店一家。

  其实在2001年10月,由新闻出版总署、教育部等部门共同发布的《中小学教材发行招投标试点实施办法》规定,在安徽等地率先开始招投标试点工作,目的是要在教材发行环节引入竞争,降低发行成本,但安徽省教育厅等部门均以“暂不具备公开招标的条件”为由,至今仍以安徽省新华书店作为所有教材的唯一发行单位,而这就为新华书店搭售教辅,赚取高额利润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

  据统计,在安徽省滁州市大约有6万3千名中小学生,仅仅这一个市一学期,统一征订教辅的销售额就能达到一千万,而安徽全省有超过一千多万的中小学生,按比例推算的话,进校统一征订的教辅销售总额可达10个亿 。

  不过,对于获得独家发行权的新华书店来说,发行的高额利润并非他们自己独得。那么这些利润又是如何分配的呢?

  调查中,业内人士透露,新华书店在出版社按照五折拿书,而它的配送的物流成本只占到3%、4%左右,它会拿出来剩下利润的一半给各个地市县区教育局的和各个学校,作为所谓的发行宣传费用,实际上就是回扣了。

  新华书店五折拿到图书之后,扣除4%配送成本,还剩下占书价46%的利润,这其中的一半,也就是23%左右,要作为回扣,支付给当地教育部门和学校。而这笔钱同样需要变换成名目来支付。

  据业内人士反映,现在各地对教育查得比较紧,所以教辅出版商给教育局的回扣都做得比较隐蔽,比如说定期组织教育局相关领导到国内外考察旅游,赞助教育局的各种会议等等。教育局是教辅利益链上的重要获利方。

  最后,作为教辅销售的最终端,学校具体组织征订,要求学生统一购买。当然,他们也不会白忙。根据安徽省滁州市二中一位负责人所说,新华书店给学校明折是10%,叫做宣传费,还给学校免费送一些书。

  在进一步调查中,记者发现,一些学校对于通过新华书店统一征订教辅材料获得的利益并不满足,他们还会在这个上级规定的渠道之外,另辟蹊径增加创收。

  由于新华书店的教辅最低以五折销售,而教辅书从市场上三折就可以买到,这样学校得到的回扣远比新华书店的高。不过这样做是得不到当地教育局许可的,所以只能秘密操作,而操作的方式主要就是学校、老师和书商达成私下协议,学校老师选定教辅后,再要求学生到指定书店购买。

  一位书店老板介绍,按照他们事先和学校老师私下达成的协议,书商按高价向学生收钱,然后再和学校按协议价结算,两者之间的差价就成了学校和老师的回扣。

  既要买新华书店统一征订的教辅书,又要买学校、老师指定的个体书商的教辅书。这样,一个学生在同一个学科有多种教辅材料也就不足为奇了。

  教辅销售的利益链条把一些地方教育部门、学校、书店、书商等串联在一起,监督者和被监督者成了利益共同体。在利益面前,潜规则大行其道,明规定自然形同虚设,而被利益绑架的不仅是学生家长的钱包,还有教师的形象,教育部门的公信力以及国家有关规定的严肃性和权威性。目前教育部再次强调,对教育乱收费零容忍,坚决查处不手软,而当违规因为普遍已经成为一种现象的时候,除了一一查处违规个例,我们还需要一套治本的良方。

编辑:admin
返回
上一篇:《焦点访谈》曝光厕所改造问题后省委省长严厉
下一篇:焦点访谈]教辅:挡不住的负担(2011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