滁州新闻

焦点访谈]粮站保“收” 农民才能保收(20120622)

发布时间:2019-01-28 17:20阅读次数: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焦点访谈):眼下正是夏收时节,对于农民来说,把麦子尽快地收下来,顺利地卖出去。才能变成实实在在的收入。但在安徽省明光市,一些农民却反映,他们收完了麦子,却卖不出去。这是什么原因呢?记者在当地进行了调查。

  一大早,安徽省明光市潘村的华老汉,就开着拖拉机,直奔镇上的粮食收购站。往年,只要麦子一开始收割,粮站就开磅收粮。可是,几天前,他把粮食送到粮站却吃了闭门羹。工作人员告诉他,今年的粮食收购还没开始。这几天,华老汉只好一趟趟跑粮站,盼着早日把粮食卖掉。

  安徽省是我国的小麦主产区之一,今年这里的麦子5月底就开镰收割了。而记者采访时,当地的粮站却迟迟没有开磅收粮,这是为什么呢?记者采访了明光市粮食局的负责人。

  据明光市粮食局局长胡从波说,这是因为担心市场不明朗,怕风险太大,所以企业非常谨慎,迟迟没有收购。

  作为普通企业,担心市场风险可以理解,但是作为国家粮食收购的主渠道,国有粮站肩负着特殊的职责,那就是稳定粮价、保护农民利益、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对此,明光市粮食局的负责人也很清楚。

  在今年5月召开的全国夏粮收购工作会议上,主管部门特别强调,各级粮食部门一定要早收多收,也就是说,粮食一收下来,国有粮站就应该开始收购,而在此之前,应该做好库容和资金方面的准备。

  资金和库容是进行粮食收购的必备条件。而麦收已经开始十几天了,当地粮站却一没准备好库容,二没筹措好资金,至今还没有开磅收粮的意思。等不及的农民只好把粮食低价卖给个体粮贩。

  多年以来,当地国有粮站的收购量一直占市场总量的50%以上,这个主渠道也左右着粮价的走势。今年国有粮站不收粮,导致小麦市场价格一路走低。

  为了保护农民利益,这些年,国家每年都出台粮食的最低收购价格。今年五月,国家又出台了小麦主产区的最低收购价:每斤一块零二。并且规定,当小麦市场价格连续三天低于最低收购价时,就要上报相关部门,经批准后,启动最低收购价预案。

  记者调查后发现,从5月底开始,当地小麦已经大面积收割,当时的市场价格是每斤九毛八到九毛六之间,已经低于最低收购价,而当地的监测从6月1号才开始。且当地确实是连续三天低于国家最低价。

  “及时启动最低收购价预案,不准坑害农民”。这是今年全国夏粮收购工作会议提出的明确要求。主渠道早一天启动最低收购价,就可以早一天带动市场价格,使农民少受一些损失,可直到6月13号,当地还没有启动最低收购价,说是在等上级回复。

  据了解,往年,当小麦的市场价格连续三天低于最低收购价,小麦最低收购价预案就自行启动。但是今年最低收购价的启动采用了新的方法,要由有关部门先进行市场监测,然后层层上报,最后经中储粮总公司批准后,才能启动最低收购价预案。而上报审批的各个环节并没有明确的时间限制,这在客观上延误了最低收购价预案的启动。

  麦收开始半个月了,当地粮站还没开始收粮,农民在焦急地等,此时粮站也在等,他们在坐等最低收购价的启动。因为,启动最低收购价之后,粮食作为国储粮由国家收购。这样一来,粮站既不必承担市场风险,同时还能获得国家支付每吨94块钱的粮食仓储费用。

  农时不等人,,当地粮价持续下滑,让当地农民蒙受了很大损失。华老汉家有四亩地,收了三千斤,如果按照国家的最低收购价1块零二卖出,他能够收入三千零六十元;可是,如果按照个体户给出的价格卖出,他的收入就要减少二三百元。

  把小麦卖出去的农户,必然要承受低价的损失。而更多急等着钱用的农户,连低价卖粮也并不是那么容易了。凤阳县七里村农民王玉生,种了30亩小麦,可到现在他的麦子一点也没卖出去。他很着急,马上下一个播种季节就要到了,如果这十几天政府再不开镑收粮,商贩也不来收的话,到秋天就是颗粒无收了。

  王玉生每天都对着家里囤积的麦子发愁。他说,农民辛辛苦苦种了庄稼,现在没人收,肯定会影响农民种粮的积极性。

  现在,安徽省已经启动了小麦最低收购价格,明光、凤阳等地的部分国有粮站也已经开磅收粮。可是,部分粮站延迟收粮,最低收购价启动过晚却给一些农民带来了不必要的损失。粮站是国家粮食收购的主渠道,要把保护农民利益放在第一位,早收粮、多收粮应该有刚性的执行标准。同时,今年的小麦最低收购价预案与以往相比,涉及的部门多、环节多。启动周期到底需要多长,应该经过周密的考虑和计划。与农民利益息息相关的政策措施,需要更慎重的掂量、更稳妥的施行。

编辑:admin
返回
上一篇:安徽省委省政府关注《焦点访谈》节目
下一篇:互联网下一轮洗牌很可能从他们手指下点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