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独生女患白血病 下岗父亲送餐探望被“赶”出病房

时间:2018-07-17 10:5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7月11日在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的病房里,46岁的田杰送完早餐又被独生女儿田甘雨“赶”了出来,昨天晚上女儿因为低烧折腾了一晚上,周身软弱无力没有一点口味,今天早晨只喝了一小碗粥,妻子甘亚玲一双眼睛红肿得像桃子,肯定是因为看着女儿难受又偷着落泪了,田杰看着几乎没有动的早餐坐在病房外的走道上心中满是无奈。每次送餐田杰总想多陪陪女儿,但为了防止交叉感染病房里不宜人员太多太杂,懂事的女儿虽然心里也特别想爸爸多陪陪自己,但怕影响病友每次只让爸爸待一小会就“赶”他离开。

  稍坐一会儿,田杰来到医院的大厅里,在燕达陆道培医院里住着来自全国各地的重症白血病患者,附近租住着陪护的家属,每天给病人送完饭以后陪护的家属们经常来到这里交流经验,交换病情,既释放心中的压抑,又可以更好的总结经验。田杰说,每次来这里交流都有所收获,把病友交流的经验记在脑子里,自己回去再琢磨。

  大厅里的陪护家属交流会田杰最多只能待半个小时,就要赶着去“上班”。在道培医院治病都是讲百万,对于任何家庭来说都不是小数字,更何况田杰夫妻下岗多年,3月份来到陆道培医院安顿好女儿后就在当地找了一份送桶装纯净水的活。送一桶水2块钱,田杰除了买菜做饭送饭以外,就是赶着送水,一天下来也只能送70桶左右,赚到150元工钱,……真正是杯水车薪,田杰说有“一杯水”总比“一滴水”也没有要好,最起码也能买点米小菜什么的。

  田甘雨是田杰的独生女,来自湖北鄂西山村的田杰,已过而立之年才与在当地一家工厂上班的甘亚玲结婚成家,2004年他们的女儿降生,虽然在鄂西还存在重男轻女的思想,但对于年纪都已经不小的夫妻俩来说如获至宝,他们给女儿取名“田甘雨”,女儿是既他们爱情的结晶,也是上苍送给他们家的一场“甘霖雨露”,独生女儿成了两人的心肝宝贝,他们希望女儿能开心快乐,健康成长。

  甘雨正如爸爸妈妈期待的一样茁壮成长,聪明伶俐,阳光活泼,正在读初二的甘雨不仅学习优秀,而且兴趣广泛,爱好写作,古筝考过了十级,还是学校足球队的队员,甘雨成了爸爸妈妈的骄傲和希望。2014年因为工厂不景气,夫妻双双下岗,虽然心里很失落,家里也一下子没了经济来源,但夫妻俩四处打工决心一定要好好把女儿培养出来。

  然而不幸却突然降临,将他们的梦想击得粉碎! 今年2月刚刚开学不久,甘雨总是感冒发烧,头晕胸闷,浑身无力,在当地医院当作普通感冒整治一段时间以后没有好转的迹象就转到十堰市人民医院,经过骨穿、腰穿等一系列检查后确诊为急性淋巴性白血病。“白血病”三个字,就像一把尖刀直刺夫妻俩的心房,他们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独生女怎会得这种可怕的病!假若有什么意外……夫妻俩不敢想,也不敢告诉双方的老人,更不敢告诉孩子,他们背着孩子抱头痛哭,彻夜未眠,一夜之间夫妻俩头发经竞白了许多。

  白细胞在甘雨的体内迅速疯长,一度飙升到380多万,更可怕的是化疗药物对癌细胞已经一点作用也没有,甘雨的病情在迅速的恶化,医生建议要马上到北京进行骨髓移植。夫妻俩一刻也不敢耽搁,经过多方咨询带着女儿匆匆赶往国内治疗白血病最有名的河北陆道培医院。火车上,妈妈一直偷偷的落泪,已经14岁的甘雨,虽然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但从爸妈的焦急和忧伤中预感到自己肯定是得了大病。

  住进陆道培医院后,再次进行了全面检查,甘雨出现了肺部感染、败血症、药物性肝损害、上呼吸道感染、肛裂等一系列并发症,从发病到现在仅仅一个月甘雨的病情就已十分严峻,医院迅速给甘雨进行了两个疗程高强度的化疗,但甘雨体内的癌细胞却“无比坚强”地产生了耐药性,医生根据病情给甘雨进行了CAR-T免疫治疗,治疗没几天甘雨就出现全身皮疹,浑身奇痒像千万只蚂蚁在啃咬着骨头般难受,但是CAR-T细胞回输后不能用药,有时实在痒得受不了甘雨只能用牙紧紧咬着毛巾,她怕自己哭出来妈妈也跟着难受。

  女儿终于在反反复复的折腾中疲惫地睡去,看着女儿如此煎熬如此坚强,妈妈的心都碎了,她用手抚搓着女儿的手臂希望能帮女儿止痒。由于感染程度较重这次的CAR-T花了将近30万,医生原本是打算通过这次的CAR-T把甘雨体内的白细胞清零,然后在7月初进行移植,但没想到7天后甘雨的皮疹和奇痒虽有所好转,血项却又降了下来,导致肠道感染不停的便血,情况非常危险,田杰和妻子的心悬到了嗓子眼。

  感染对于白血病是最可怕的,尤其是肠道感染随时都可能引发更严重的后果, 根据甘雨的病情医生建议要再做一个CAR-T,大约10至15万元。前期两个疗程的化疗和CAR-T已用去60多万,花光了田杰夫妻下岗时买断工龄而得来的所有积蓄,还找亲戚朋友借了不少,但田杰和妻子没有丝毫的犹豫,他们让家里赶紧卖房子,只要能救女儿哪怕倾家汤产也在所不惜,女儿就是他们的一切,独生女儿假若有什么意外他们觉得也没有活下去的意义。

  疾病折磨着甘雨,磨难成长了甘雨,从来无忧无虑的她在这个全国知名的白血病医院里,看见一个个白血病人在生与死的漩涡中苦苦挣扎,看见一个个亲人在痛与苦的捆绑中漫漫煎熬,13岁的女孩对生命有了全新的认识,只要身体允许她就记下自己的心里感受和病情体验,她说等病好出院了,一定要写一篇关于白血病病人和家庭一起同病魔作斗争的小说,让更多的人关注了解白血病,帮助白血病患者。

  “雨儿是我们唯一的孩子,只要女儿能好起来,别说是抽我的骨髓,就是用我的命换她的命我也愿意”经过第二个CART甘雨的身体指标已经达到移植要求,医院正在排仓准备7月底进行移植,妈妈将给女儿做干细胞供者,同为独生子女母亲的我能够理解她的决断和坚定,独生子女政策是特殊历史时期的需要,独生子女就是家庭的支柱、父母的唯一,家中房子也卖了,该借的也借了,可移植及抗排异还得预备60多万,甘亚玲看着心爱的女儿忍不住心痛落泪。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